闵叔骞绘画作品展览在中国油画馆揭幕,以身作

中国美术馆5月25日讯为纪念闵叔骞先生诞辰100周年,由南京师范大学、宜兴市人民政府主办的“纪念闵叔骞诞辰一百周年:意趣卓然——闵叔骞画展”于2019年5月24日在中国美术馆开幕。图片 1  开幕式现场  本次展览共展出油画、国画、素描作品89幅。此次展览一方面以画种为单元,系统而全面地呈现了闵叔骞在中西美术两端深研体悟、探索创新的丰富成果;另一方面,画种的变化也隐含了闵叔骞由油画到国画、从写实到写意再到抽象的语言转换和阶段性特点。纵观此次展览不难发现,闵叔骞的油画作品主要集中在新中国成立以后至改革开放初期,如反映新中国工业成就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十三陵水库》《北京火车站》《南通九圩港四十孔水闸工地》等作品,呈现出五六十年代国家面貌焕然一新、蓬勃发展,人民充满热情、投身建设的历史画卷。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吴为山,《美术》杂志社长兼主编尚辉,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教授、民盟中央美术院常务院长顾平,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安远远,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中国美术报》社长兼总编辑王平,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副会长尹汉胤,中国工笔画学会驻会副会长、秘书长罗翔,中央美术学院国家主题性创作中心副主任于洋,CCTV中国书画人物志节目制作中心主任方书华,中国艺术研究院教授、将军翰墨紫砂院执行院长堵江华,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党委书记朱毅,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陈亮,江苏省美学会常务理事、江苏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左庄伟,宜兴闵叔骞艺术馆名誉馆长、闵叔骞教授家属:闵梅生、闵荻芬、闵建康、闵松浩、闵晟,中共宜兴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沈晓红,宜兴市政协副主席洪雅,宜兴市万石镇党委副书记沈鹰峰,宜兴市文体广电和旅游局副局长杭科军,江苏省徐悲鸿研究会副会长、宜兴书画院院长刘明,宜兴市美术馆馆长杜雪之等出席了开幕式。  吴为山馆长、沈晓红部长、朱毅书记分别致辞,闵叔骞之女闵荻芬致答谢辞,吴为山馆长向家属代表颁发捐赠证书。开幕式安远远副馆长主持。  图片 2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吴为山先致辞  吴为山馆长首先对闵叔骞先生家属无私奉献的捐赠,对宜兴市市委市政府、南京师范大学的支持表示感谢。他说道,在“五四运动”之后的100年历史中,中国向世界学习,二十世纪的中国美术最重要的关键词之一是“中西合璧”,其中包括两方面的传承:一是到外国去学习,回来传授知识进行创造,如徐悲鸿、林风眠等一批大师。二是在中国的本土上,接受这些回来传授知识的老师的教育,尽力地用自己的方式来神遇、神交世界美术,闵老师就是这样的一个代表。闵老师为人谦和、踏实、儒雅、朴实,爱生如子。这个展览伴随着今年“五四运动”100周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改革开放41周年,更加说明了我们的时代、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是会诞生出优秀的艺术家。图片 3  中共宜兴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沈晓红致辞  沈晓红部长说道,闵叔骞先生出生于江苏宜兴“闵氏艺术世家”,是当代著名的教育家、画家,闵先生不仅自身在绘画创作上独具风貌、卓有建树,更是为中国教育事业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美术人才。悠悠天宇旷,切切故乡情。闵先生在临终之际不忘嘱托家属将一生的绘画精品无偿捐赠给家乡,这批作品现收藏于宜兴市美术馆内的“闵叔骞艺术馆”,供世人参观、欣赏和学习。这不仅是宜兴的骄傲和自豪,更是以闵先生为代表的中华儿女德行高尚、薪火相传的体现。图片 4  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党委书记朱毅致辞  朱毅书记在致辞中说,“习总书记去年在给中央美院老教授的回信中强调,美术教育是美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塑造美好心灵具有重要作用,这一点深刻反映在闵老的教学工作中,他坚持立德树人,扎根时代生活,遵循美育特点,弘扬中华美育精神,培养了众多美术教育人才。由此,我衷心希望各位不仅从本次画展上能看到闵老高超的绘画技艺,而且还能够了解到贯彻其一生的美育精神,而这是我们美育工作者,特别是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所一直强调和坚守的。”图片 5  闵叔骞家属闵荻芬致辞图片 6  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安远远主持了开幕式  闵叔骞先生之女闵荻芬代表家属致答谢辞,她对中国美术馆工作人员的付出表示感谢,她说道:“父亲垂暮之年又嘱咐我们将他毕生的部分美术精品和著作捐献给国家,以报效祖国,奉献于社会和人民。今年是父亲诞辰100周年,家乡宜兴市人民政府、南京师范大学和中国美术馆为父亲举办纪念画展和召开研讨会,继续帮助我们完成父亲佳作的又一次捐赠,这批作品被中国美术馆这一艺术最高殿堂永久收藏、展览,这就是最好的归属。”图片 7吴为山馆长与家属合影图片 8吴为山馆长为家属颁发捐赠证书  20多年前,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感动于闵叔骞教授的人品和艺术,为其写了一篇文章:“清新、幽淡、灵动。这是我对闵叔骞老师作品的感受。围绕这一感受,我从中国文人画的精神特质及西方现代艺术的视觉形式进行分析:先生重感悟,所创作无不发之于感,动之以情。秋之竹林,春之垂柳,云中洁鹤,波中飞鱼,他总是以其生命的触觉吸收万物的灵性,笔墨色任随情的驱使而荡漾。那情趣、韵味,那诚朴、稚拙所生成的境相,使人于幻觉中遁入古贤之诗境。也自然想起传统绘画中的墨象及乡野的年画、剪纸。于此幻觉中还听到20世纪西方现代主义藉图式而咏叹的心灵之声。”吴为山馆长曾就闵叔骞的艺术特色评价道:“闵先生的画重构成、重潜隐的几何块状之交织,通过重叠、分离,使画面形成空灵而激荡的气象。线条或纤如丝毫、轻似云雾,或若鸣凤之游云汉,若飞鸟之入长林。诸多形式因素神秘谐和,组成一个超然自在的有机体,如乐曲缥缈于空际,不落尘网,恬静幽远而又和悦近人。”  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美术的发展逐渐从对题材的关注转向对美术语言本体的探索,闵叔骞亦紧紧跟随时代发展的脚步,创作了《壮心不已》《徐悲鸿与泰戈尔》等油画代表作。同时,他还凭借着长期以来在教学岗位上对油画与素描语言的精耕细作,积极翻译、发表、出版各类介绍西方新古典主义、浪漫主义以至印象派的代表画家,并整理出版素描技法教材。这些在创作背后的努力不仅奠定了闵叔骞扎实的造型能力,也继承了西方绘画纯正的造型方法与审美韵味,进一步来说,闵叔骞的这些努力也在一定程度上将国内画界对西方油画语言的认识引向深入。闵叔骞继承了20世纪中国美术在立足传统基础上积极构建现代形态,寻求油画语言本土发展道路的时代命题。20世纪90年代以后,离开教学岗位的闵叔骞有了更为自由的创作环境,在观念和创作面貌上也进行了自我革新,他大胆革新面貌、寻求个体性灵的抒发,将全部精力投入中国画的探索。他以毛笔代替画棒,在国画领域重新打开了一片天地。在这一时期的意象、抒情抽象作品中,闵叔骞将生活中随处可见的形象进行高度概括和夸张,不断探索笔、墨、色、形、线等绘画元素所构成的形式韵律和审美趣味。这一时期的国画作品更具实验性和先锋意识,亦涵容写意精神和东方美学的炼化。既有《觅》《舞荷》等作品对笔墨线条美感的揣摩,以飘逸、洗练的用笔塑造充满动态的清新观感,也有《夏》《猫头鹰》等作品对色、面关系的节奏把握,形式美感的抽象表达。  纵览闵叔骞的艺术人生及其各个时期留下来的精品画作,处处皆折射出时代不断变化发展在他的笔端留下的印记,同时,亦能体现出在布局变动的时代语境下,内心始终抱持和坚守的审美态度和创作法则。  今年是闵叔骞诞辰100周年,此次展览不仅是对闵叔骞的隆重纪念,对其艺术成就和赤诚之心的彰显,亦是一个对中国美术在中西融合和现代形式构建命题进一步呈现与探讨的契机。闵叔骞家人继承其高尚之品格,将闵叔骞所作33件不同时期的作品捐赠给中国美术馆永久收藏,使“家宝”变为“国宝”。  展览呈现在2、3号展厅,将展出至6月2日。(周一闭馆)图片 9嘉宾合影图片 10图片 11图片 12图片 13图片 14展厅现场前言  20多年前,我因感动于闵叔骞教授的人品和艺术,为其写了一篇文章,主要是围绕他的意象和抽象的水墨画而展开。全文如下:  清新、幽淡、灵动。  这是我对闵叔骞老师作品的感受。围绕这一感受,我从中国文人画的精神特质及西方现代艺术的视觉形式进行分析:先生重感悟,所创作无不发之于感,动之以情。秋之竹林,春之垂柳,云中洁鹤,波中飞鱼,他总是以其生命的触觉吸收万物的灵性,笔墨色任随情的驱使而荡漾。那情趣、韵味,那诚朴、稚拙所生成的境相,使人于幻觉中遁入古贤之诗境。也自然想起传统绘画中的墨象及乡野的年画、剪纸。于此幻觉中还听到20世纪西方现代主义藉图式而咏叹的心灵之声。  当时,画坛有两种倾向比较时尚,一是“新潮美术”,二是“新文人画”,相对于时尚的是传统的中国画。“时尚”虽新入耳目,但多半为“洋货”或“新古董”,传统中国画则未免老生常谈。闵先生“两耳不闻窗外事”,把竹子、树枝、石头搬进了8平方米的画室,在研究“从德拉克洛瓦到新印象派”之同时,也研习被古人画了几百年的竹子、梅花、荷花……可贵的是他赋予其新解,使它们获得新生命。这8平方米的画室是他迁想妙得、以小观大、亲近自然、对话古代大师的空间。  这些年,我常常有机会去蒙德里安、贾戈梅蒂的故乡,拉开一段距离再看闵先生之画,在形式和韵味上,它的作品有音乐的律动和舞蹈的节奏,虚与实形成互补。传统的文人画讲究空白,更多意义上是让主体有一个烘托,通过烘托而生意境——诗性的抒怀。闵先生的画重构成、重潜隐的几何块状之交织,通过重叠、分离,使画面形成空灵而激荡的气象。线条或纤如丝毫、轻似云雾,或若鸣凤之游云汉,若飞鸟之入长林。诸多形式因素神秘谐和,组成一个超然自在的有机体,如乐曲缥缈于空际,不落尘网,恬静幽远而又和悦近人。我深深地记得先生的一幅《柳》,一条线从起至落,像一根充满弹性的弦在振荡,空外余波,袅袅不绝。这幅画表现了初春柳丝刚发芽,叶儿还未出,枝头刚刚染上一点新绿。观此,如沐春风,如饮甘霖,可借用唐人沈佺期《范山人画山水歌》中的“一草一木栖神明,忽如空中有物,物中有声”来感受。闵先生作品的音乐性和他自觉在西方现代艺术中寻找契合点以及对中国传统绘画中抽象美的高度提炼,使得他在传承与发展的方面拓开了一个新的空间。其实,在他壮年时期的写实性油画《徐悲鸿与泰戈尔》中已十分注重形式、构图内在的抽象构成。蒙德里安以极简臻无穷,石涛一画化万象,莫奈迷离的色光,黄宾虹混沌的意象,这些美的意蕴已融入闵先生的潜意识。先生崇尚简淡,但他不吝惜用鲜朗的色彩。《荷花》系列中他将蓝色用到了极致,却不失雅致,这无疑源自先生精神的淡泊。  清初叶燮在《原诗》里有:“……人人能述之,又安在诗人之述之?必有不可言之理,不可述之事,遇之于默会意象之表,而理与事无不灿然于前者也。”对于已臻朦胧萌坼之妙境的闵先生,可谓“篇终接混茫”……  时隔20多年,我重读此文,无限感慨。闵先生早己仙去,其子女携作品来中国美术馆办展,又见闵先生素描、油画、水墨。这位功底深厚扎实、教学踏实,创作富有灵性的教授、艺术家,在中西融汇的学术之路上走出了自己的新径。尤其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家属还保存了先生一批北京的油画写生,这些记录时代和艺术家感受的作品,使我们油然而生亲切感。当然,我也感谢闵先生的子女将一批作品捐赠中国美术馆,成为国家文化财富传之于后世。  闵先生九泉有知,当十分欣慰。  祝展览成功!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2019年5月23日作品欣赏图片 15  北京火车站25cm×36cm布面油彩图片 16  春风68cm×68cm纸本设色图片 17  大白菜44cm×56cm布面油彩图片 18  读(又名:看书的女孩、读书少女)80cm×55cm纸本素描图片 19  风竹96cm×34cm纸本设色闵叔骞艺术馆收藏图片 20  静物28cm×33cm布面油彩图片 21  梅69cm×69cm纸本设色闵叔骞艺术馆收藏图片 22  南瓜与玉米44cm×56cm布面油彩图片 23  栖32cm×43cm纸本设色图片 24  山水68cm×68cm纸本设色图片 25  少先队员(又名:练字)55cm×46cm布面油彩图片 26  深山古刹44cm×44cm纸本设色图片 27 泰山一角25cm×38cm布面油彩图片 28小憩48cm×45cm纸本设色图片 29  徐悲鸿与泰戈尔150cm×110cm布面油彩闵叔骞艺术馆收藏图片 30鱼41cm×52cm布面油彩

摘要:位于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的中国美术馆为纪念闵叔骞先生诞辰100周年,由南京师范大学、宜兴市人民政府主办,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宜兴市文体广电和旅游局、宜兴市美术馆(书画院)、宜兴市闵叔骞艺术馆承办,宜

位于北京市东城区五四大街的中国美术馆

为纪念闵叔骞先生诞辰100周年,由南京师范大学、宜兴市人民政府主办,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宜兴市文体广电和旅游局、宜兴市美术馆(书画院)、宜兴市闵叔骞艺术馆承办,宜兴市万石镇人民政府作为支持单位的“纪念闵叔骞诞辰一百周年:意趣卓然——闵叔骞画展”于2019年5月24日在中国美术馆开幕。

前言

20多年前,我因感动于闵叔骞教授的人品和艺术,为其写了一篇文章,主要是围绕他的意象和抽象的水墨画而展开。全文如下:

清新、幽淡、灵动。

这是我对闵叔骞老师作品的感受。围绕这一感受,我从中国文人画的精神特质及西方现代艺术的视觉形式进行分析:先生重感悟,所创作无不发之于感,动之以情。秋之竹林,春之垂柳,云中洁鹤,波中飞鱼,他总是以其生命的触觉吸收万物的灵性,笔墨色任随情的驱使而荡漾。那情趣、韵味,那诚朴、稚拙所生成的境相,使人于幻觉中遁入古贤之诗境。也自然想起传统绘画中的墨象及乡野的年画、剪纸。于此幻觉中还听到20世纪西方现代主义藉图式而咏叹的心灵之声。

……

当时,画坛有两种倾向比较时尚,一是“新潮美术”,二是“新文人画”,相对于时尚的是传统的中国画。“时尚”虽新入耳目,但多半为“洋货”或“新古董”,传统中国画则未免老生常谈。闵先生“两耳不闻窗外事”,把竹子、树枝、石头搬进了8平方米的画室,在研究“从德拉克洛瓦到新印象派”之同时,也研习被古人画了几百年的竹子、梅花、荷花……可贵的是他赋予其新解,使它们获得新生命。这8平方米的画室是他迁想妙得、以小观大、亲近自然、对话古代大师的空间。

这些年,我常常有机会去蒙德里安、贾戈梅蒂的故乡,拉开一段距离再看闵先生之画,在形式和韵味上,它的作品有音乐的律动和舞蹈的节奏,虚与实形成互补。传统的文人画讲究空白,更多意义上是让主体有一个烘托,通过烘托而生意境——诗性的抒怀。闵先生的画重构成、重潜隐的几何块状之交织,通过重叠、分离,使画面形成空灵而激荡的气象。线条或纤如丝毫、轻似云雾,或若鸣凤之游云汉,若飞鸟之入长林。诸多形式因素神秘谐和,组成一个超然自在的有机体,如乐曲缥缈于空际,不落尘网,恬静幽远而又和悦近人。我深深地记得先生的一幅《柳》,一条线从起至落,像一根充满弹性的弦在振荡,空外余波,袅袅不绝。这幅画表现了初春柳丝刚发芽,叶儿还未出,枝头刚刚染上一点新绿。观此,如沐春风,如饮甘霖,可借用唐人沈佺期《范山人画山水歌》中的“一草一木栖神明,忽如空中有物,物中有声”来感受。闵先生作品的音乐性和他自觉在西方现代艺术中寻找契合点以及对中国传统绘画中抽象美的高度提炼,使得他在传承与发展的方面拓开了一个新的空间。其实,在他壮年时期的写实性油画《徐悲鸿与泰戈尔》中已十分注重形式、构图内在的抽象构成。蒙德里安以极简臻无穷,石涛一画化万象,莫奈迷离的色光,黄宾虹混沌的意象,这些美的意蕴已融入闵先生的潜意识。先生崇尚简淡,但他不吝惜用鲜朗的色彩。《荷花》系列中他将蓝色用到了极致,却不失雅致,这无疑源自先生精神的淡泊。

清初叶燮在《原诗》里有:“……人人能述之,又安在诗人之述之?必有不可言之理,不可述之事,遇之于默会意象之表,而理与事无不灿然于前者也。”对于已臻朦胧萌坼之妙境的闵先生,可谓“篇终接混茫”……

时隔20多年,我重读此文,无限感慨。闵先生早己仙去,其子女携作品来中国美术馆办展,又见闵先生素描、油画、水墨。这位功底深厚扎实、教学踏实,创作富有灵性的教授、艺术家,在中西融汇的学术之路上走出了自己的新径。尤其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家属还保存了先生一批北京的油画写生,这些记录时代和艺术家感受的作品,使我们油然而生亲切感。当然,我也感谢闵先生的子女将一批作品捐赠中国美术馆,成为国家文化财富传之于后世。

闵先生九泉有知,当十分欣慰。

祝展览成功!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

2019年5月23日

本次展览共展出油画、国画、素描作品89幅。展览一方面以画种为单元,系统而全面地呈现了闵叔骞在中西美术两端深研体悟、探索创新的丰富成果;另一方面,画种的变化也隐含了闵叔骞由油画到国画、从写实到写意再到抽象的语言转换和阶段性特点。

本次展览将展出至2019年6月2日。(逢周一闭馆)

开幕前夕,吴为山在展厅内接受采访

吴为山馆长曾就闵叔骞的艺术特色评价道:“闵先生的画重构成、重潜隐的几何块状之交织,通过重叠、分离,使画面形成空灵而激荡的气象。线条或纤如丝毫、轻似云雾,或若鸣凤之游云汉,若飞鸟之入长林。诸多形式因素神秘谐和,组成一个超然自在的有机体,如乐曲缥缈于空际,不落尘网,恬静幽远而又和悦近人。”

开幕式盛况

出席本次开幕式的嘉宾有: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吴为山同志,中国美协《美术》杂志执行主编尚辉同志,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教授、民盟中央美术院副院长顾平同志,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中国美术报》社长兼总编辑王平同志,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副会长尹汉胤同志,中国工笔画学会驻会副会长、秘书长罗翔同志,中央美术学院国家主题性创作中心副主任于洋同志,央视鉴宝寻宝节目创始人、艺术品投资鉴赏专家方书华同志,中国艺术研究院教授、将军翰墨紫砂院执行院长堵江华同志,人民美术出版社人美美术馆艺术推广部主任吉祥同志,北京月坛雅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华方艺术中心理事长苗霖同志,中央财经大学画院院长胡晓波同志,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理论出版部主任郭红梅同志,保定画院院长、河北大学艺术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袁辉同志,中央电视台栏目策划导演范龙同志。

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党委书记朱毅同志,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陈亮同志,江苏省美学会常务理事、江苏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左庄伟同志,宜兴闵叔骞艺术馆名誉馆长、闵叔骞教授家属:闵梅生、闵荻芬、闵建康、闵松浩、闵晟同志。

中共宜兴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沈晓红同志,宜兴市政协副主席洪雅同志,宜兴市万石镇党委副书记沈鹰峰同志,宜兴市文体广电和旅游局副局长杭科军同志,宜兴市委宣传部办公室主任陆文武同志,江苏省徐悲鸿研究会副会长、宜兴书画院院长刘明同志,宜兴市美术馆馆长杜雪之同志,江苏省徐悲鸿研究会理事、宜兴市文联副秘书长蔡力武同志,宜兴书画院执行院长、上海文史馆特聘研究员杭中吉同志,宜兴市万石镇文化站站长吴科婷同志。

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安远远主持本次开幕式

中共宜兴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沈晓红致辞

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党委书记朱毅致辞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致辞

吴为山先生在开幕式上深情地说:感谢闵叔骞先生家属的无私奉献,把这么好的作品带到中国美术馆来,同时,还把闵先生一生积累的许多顶峰之作捐赠给中国美术馆,这是闵先生的深挚情怀和高尚人格在他的晚辈中的生动体现。闵老师为人谦和、踏实、朴实,爱学生如子,非常儒雅。他银色的如同蚕丝一样的头发和他清癯的面容、不紧不慢的矫健身影,一直成为后辈记忆中的形象,这样一个形象在中国美术和中国美术教育的道路上不断地向前走。

闵叔骞之女闵荻芬答谢讲话并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作品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为家属颁发捐赠证书

纵观此次展览不难发现,闵叔骞的油画作品主要集中在新中国成立以后至改革开放初期,如反映新中国工业成就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十三陵水库》《北京火车站》《南通九圩港四十孔水闸工地》等作品,呈现出五六十年代国家面貌焕然一新、蓬勃发展,人民充满热情、投身建设的历史画卷。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美术的发展逐渐从对题材的关注转向对美术语言本体的探索,闵叔骞亦紧紧跟随时代发展的脚步,创作了《壮心不已》《徐悲鸿与泰戈尔》等油画代表作。同时,他还凭借着长期以来在教学岗位上对油画与素描语言的精耕细作,积极翻译、发表、出版各类介绍西方新古典主义、浪漫主义以至印象派的代表画家,并整理出版素描技法教材。这些在创作背后的努力不仅奠定了闵叔骞扎实的造型能力,也继承了西方绘画纯正的造型方法与审美韵味,进一步来说,闵叔骞的这些努力也在一定程度上将国内画界对西方油画语言的认识引向深入。

嘉宾合影留念

宜兴市美术馆工作人员合影

展厅现场

研讨会概况

开幕式结束后,于中国美术馆七楼学术报告厅召开了本次展览的研讨会。研讨会由《美术》杂志主编尚辉同志、中国美术馆副馆长张晴同志先后主持。

参与研讨会的嘉宾名单:

吴为山、张晴、左庄伟、阮荣春、余辉、尚辉、顾平、王平、于洋、邵晓峰、徐沛君、韩劲松、王雪峰、郭红梅、吉春阳、尹汉胤、张婷婷等。

刘明、杜雪之、蔡力武、杭中吉、闵荻芬、闵建康、闵梅生、闵晟、闵松浩、钱旭辰、戴晨、李志仁、邵佳晨、张鑫、周健人、黄中、马军等。

部分展品

《徐悲鸿与泰戈尔》 150cm×110cm 布面油彩 闵叔骞艺术馆收藏

《泰山一角》 25cm×38cm 布面油彩

《南瓜与玉米》 44cm×56cm 布面油彩

20世纪90年代以后,离开教学岗位的闵叔骞有了更为自由的创作环境,在观念和创作面貌上也进行了大胆地自我革新。他以毛笔代替画棒,在国画领域重新打开了一片天地。在这一时期的意象、抒情抽象作品中,闵叔骞将生活中随处可见的形象进行高度概括和夸张,不断探索笔、墨、色、形、线等绘画元素所构成的形式韵律和审美趣味。这一时期的国画作品更具实验性和先锋意识,亦涵容写意精神和东方美学的炼化。既有《觅》《舞荷》等作品对笔墨线条美感的揣摩,以飘逸、洗练的用笔塑造充满动态的清新观感,也有《夏》《猫头鹰》等作品对色、面关系的节奏把握,形式美感的抽象表达。

《路》 69cm×69cm 纸本设色 闵叔骞艺术馆收藏

《山水》 68cm×68cm 纸本设色

《风竹》 96cm×34cm 纸本设色 闵叔骞艺术馆收藏

《读》(又名:看书的女孩、读书少女)80cm×55cm 纸本素描

《老汉》 80cm×55cm 纸本素描

闵叔骞继承了20世纪中国美术在立足传统基础上积极构建现代形态,寻求油画语言本土发展道路的时代命题。90年代以后,闵叔骞大胆革新面貌、寻求个体性灵的抒发,将全部精力投入中国画的探索。纵览闵叔骞的艺术人生及其各个时期留下来的精品画作,处处皆折射出时代不断变化发展在他的笔端留下的印记,同时,亦能体现出在布局变动的时代语境下,内心始终抱持和坚守的审美态度和创作法则。

本次展览得到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的鼎力支持及高度重视,宜兴市文体广电和旅游局局长许夕华多次赴京协调大展的具体事宜。

策划阶段,吴为山馆长正和策展团队商讨展览事宜

今年是闵叔骞诞辰100周年,此次展览不仅是对闵叔骞的隆重纪念,对其艺术成就和赤诚之心的彰显,亦是一个对中国美术在中西融合和现代形式构建命题进一步呈现与探讨的契机。闵叔骞家人继承其高尚之品格,将闵叔骞所作33件不同时期的作品捐赠给中国美术馆永久收藏,使“家宝”变为“国宝”。

闵叔骞(1919—2010)

江苏宜兴万石人,画家、美术教育家。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顾问。1942年毕业于杭州国立艺术专科学校(现中国美术学院)西画系,留校任助教。师从林风眠、吕凤子、吴大羽、潘天寿等先生,曾获“吕凤子奖学金”。

其油画作品风格写实。晚年创新理念,融合中西,创作中国画风格的抽象画。长期从事美术教育和美术理论研究,出版有《素描石膏像写生》、《素描人物写生》、《静物写生》、《风景写生》、《色彩画》、《油画教材》等著作。2014年宜兴市政府于宜兴市文化中心宜兴市美术馆内建立“闵叔骞艺术馆”。2017年出版《闵叔骞画集》。

展览信息

纪念闵叔骞诞辰一百周年

意趣卓然——闵叔骞画展

主办单位丨SPONSOR

南京师范大学

宜兴市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丨ORGANIZER

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

宜兴市文体广电和旅游局

宜兴市美术馆(书画院)

宜兴市闵叔骞艺术馆

支持单位丨SUPPORTER

宜兴市万石镇人民政府

展期丨EXHIBITION TIME

2019/05/22-2019/06/02

地点丨ADDRESS

中国美术馆一层2/3展厅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官网娱乐发布于古画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闵叔骞绘画作品展览在中国油画馆揭幕,以身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