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国际官网:痛定后的崛起

  二十年前刘影钊的静物油画在中国引起轰动不是偶然的,除了他有扎实的写实底蕴和对油画语言的深刻感悟外,还缘于1988年法国幻像艺术画家伊维尔来华到鲁迅美术学院讲学。当时影钊正在鲁美读研,受其影响至深。

  一直遵循苏联式的中国油画技法的影钊,心灵突然被伊维尔的画风震撼,眼界大开,原来世界上不仅仅有苏联式的直接画法、单一的金字塔和三角型式构图、习作式的静物油画。伊维尔在法国并不是什么多大的艺术家,但伊维尔通过对文艺复兴时期及十六、十七世纪意大利及北欧一些油画大师如凡爱克、荷尔拜因等系统的剖析,创造了超级写实主义的手法。在传承欧洲油画传统技法方面却很有建树,运用多次渲染,暗部透明等技法,使作品产生一种非常逼真的实物感,令观者感到身临其境。这种手法打破了中国一直沿袭苏联的油画教学模式,带来了形式上的突破和观念的更新,冲击了当时单一旧的油画技法教学模式,掀起了新的油画技法革命。影钊是中国最早追随伊维尔的静物画家之一。

  鲁美读研以及在天津美院当教师的几年时间,是影钊静物油画形成风格和渐趋成熟的时期。也可以说他引导了中国静物油画的新潮,是中国式静物油画的开拓荒者,中国有了自己的中国式静物油画。他把静物油画从教学基础研究或习作剥离开,使之成为独立的静物油画艺术创作,供人们欣赏。他的超写实手法静物油画颇具视觉冲击力,又不失现代感,颇具中国风格,技巧又十分传承,得到专家和大众的认可,更由于通过展览和各种媒介的传播,一时在中国油画界受到热捧。这一新的油画形式的出现,吸引了刚刚进入中国当代绘画领域的世界拍卖巨头佳士得的青睐,佳士得香港第一锤敲定了影钊在中国油画界的地位和影响,成为我国第一代油画艺术市场的开拓者。由于佳士得的市场效应,影钊的静物油画水涨船高,价格一路攀升。随之全国各大媒体紧跟其上,包括中国央电视台《焦点访谈》在内的各大媒体,相继访谈影钊,一时间豪贵之家竞相传写,洛阳为之纸贵。

  只求耕耘不问收获的影钊,名声鹤起,不经意间成了油画界的明星人物,追随者大肆临摹仿造他的油画。全国众多零散的模仿者之外,深圳还设有几个作坊,组织上百专业人员成批量地模仿。盛名突如其来,影钊并没有意识到潜在的危机:艺术的商业化。模仿者以仿造养家糊口,商人以此作为窃取利益的手段。这极大地摧残了影钊的油画艺术,抹杀了人们对艺术的追求,使作品彻头彻尾地成为迎合大众消费的一种商品。这样来得猛烈的临摹风气,让影钊措手不及。不仅影响了影钊的声誉,更误导了消费人群,认商品为艺术品,艺术家反倒成了贻误后人的罪人。影钊面对这种混乱盲目的追随,陷入了沉思。当他慢慢从混沌状态中觉醒,想扭转乾坤已无能为力,多年来让他沮丧和苦恼。

  其实卖画完全可以让影钊衣食无忧。他像一头拓荒牛,不甘享乐在已开垦的肥沃土地。他是勇于探索求新,敢于放弃一切的硬汉。性格坚定了他的抉择,13年前,他毅然辞去了美术学院大学教师的职务,如日中天的影钊孤身去了美国。

  当时许多人对他的做法不理解,之后看到国内同代艺术家的油画买到百万,甚至千万,更多的人为他惋惜。但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在中国物质上的失去,在西方得到的却是精神境界的升华和修养的提高。西方艺术对他的熏染让他沉思:古典和现代、当代和流行的本质区别在哪里?发源于西方的油画和学习西方油画的中国今天有什么差别?绘画不应该是因循守旧,艺术是渴望,是好奇,既是梦幻又是生活,是激情心灵的有感而发,要在深邃的思考中创新。这是一个艺术家必备的高贵品质,也只有这样,才能跻身国际级画家的行列。

  13年后,影钊回国,他带回的新空间艺术的静物油画让我惊喜。我与影钊是大学同学,他每次回来,我们都要彻夜长谈。这次看到他的新作品,我并没有妄加评论,只感叹他的崛起,更希望他的新空间艺术的静物油能给中国的油画静物在一次带来改变。影钊邀我为在美国12年的作品集写序,他告诉我在新作品出来之前,这是对过去的总结和回顾,我欣然允诺,却因为他的丰富人生而诚然不知从何落笔。于是便有了这篇俨然影钊前传的序言,还请列为看官用心体会这痛定后的崛起。

本文由澳门皇冠金沙官网娱乐发布于资讯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金沙国际官网:痛定后的崛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